热线电话: 400-3217-332
推荐新闻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中国业务 >

亿欧智库联合华东师范大学发布《2019全球人工智能教育行业研究报告》发现7大“秘密”

一个新的时代,以可感知或不可感知的方式,席卷而来。

站在每一个历史节点回望,过往的成就都令人震撼。技术的发展史,其实是人类文明的进步史,而“人类文明最大的经验,就是对技术的宽容。”

2500年前,孔子在回答学生“闻斯行诸?”时提出的“因材施教”仍成为世代教师所追求的育人极致。教育这个亘古传统的行业,拥抱新技术的热情也从未停歇。

1924人工智能萌芽,美国教育心理学家普莱西年试制出第一台用于测验的机器。1954年,斯金纳发表《学习的可续和教学的艺术》,拉开了程序教学运动的发展的篇章。在经历了两次起伏之后,人工智能时代致力于 “解释性和通用人工智能技术”的第三次热潮即将来临。

在上海召开的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由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部考试与评价研究院陈玉琨教授团队担任学术指导,亿欧智库撰写的全球首份《2019全球人工智能教育行业研究报告》发布。亿欧智库通过对全球人工智能教育发达国家和地区的204家人工智能教育企业的研究,发现了7个行业“秘密”。

教育公司定位“因地制宜”,中国人工智能教育公司发展速度领先全球

亿欧智库研究发现,仅从功能实现上而言,中外人工智能教育企业的差别不大,甚至在细分功能上,中国教育企业业务比海外企业更为丰富。

而且相似的,全球人工智能教育企业选择的业务都与本国或本地区教育发展现状息息相关,例如:中国教育企业集中在自适应的学科辅导,而美国教育企业更多在提供升学与奖学金配套的指导上。这样的事实对应的是中美不同的教育现状:中国学生升入普通高中的筛选率接近50%,学习成绩是唯一的影响因子,而美国,大学整体的辍学率接近50%,其中60%的辍学是经济原因导致。

中国速度领先全球,一方面体现在中国对于人工智能教育的总融资金额和融资数量上;

另一方面,体现在中国的人工智能教育企业更为“年轻”。

中外教育机构对于“人工智能”的宣传差异

亿欧智库研究发现,中国教育企业在宣传中更看重“人工智能”的标签。例如,在提供相同或相似服务的中外企业中,通常中国企业会将人工智能技术功能的宣传放在官网或其他宣传中的显眼位置,而外国企业一般则不会专门强调。此外,有的中国企业会把利用统计学实现学情分析的教育信息化产品在宣传上故意“人工智能”化。

亿欧智库分析:这一方面与我国当前所处的大环境有关,即受到政府政策支持和大众传媒对于人工智能技术“追捧”的影响。根据谷歌趋势,过去12个月对“AI”名词搜索,明显发现中国处在较为积极的地位。

另一方面,这与“人工智能”受到我国投资机构的“追捧”有关。IT桔子数据显示,人工智能行业投资从2013年起一路走高,在2018年达到峰值,全年行业总融资额达到1443亿元。

人工智能教育发展受到双重影响

人工智能技术是人工智能教育发展的基础,故人工智能教育既会受制于人工智能技术本身的发展瓶颈,也会受到教育行业可用数据量不足的限制。

但单就从消费者付费的角度考量,教育是个复杂的集成体系,最终的教学效果受到教研、教师、技术、甚至是交付环境的等多重因素的影响,所以一家企业或者产品人工智能技术的领先并不等于其教育产品的领先。故,当前阶段,投资人对于人工智能教育的投资本质上还是投资教育逻辑,一个公司教育内容好不好,用户量是否足够大,渠道是否过硬依旧是关键。

亿欧智库将不同功能人工智能技术成熟度和消费者忍耐度进行了对比,消费者容忍度和人工智能技术成熟度双高的领域是创业热门领域。

颠覆变革后,人工智能教育回归教学辅助

不可否认的是,在语音测评、自动批改、拍照搜题等判断属性强的场景人工智能给教育行业带来了颠覆式的改变,但随着用户需求的进一步加深,在一些非是否判断、有明确结果导向、强干预、强交互的场景内,特别是涉及到目的性明确的教授环节,例如欧美的SAT、ACT、CAF等升学或执业考试,中国的学科辅导、少儿英语等,人工智能技术无一例外承担的都是相对辅助的工作,真人教师的作用不容缺失。

亿欧智库认为,产生这样的结果一方面与人工智能技术发展的阶段相关,即机器做不到基于强共情的反馈和表达,另一方面,回归教育的本质,教师与学生的互动不仅仅是“程式化强、重复性高”的标准化训练,而是“创新、沟通和深入思考” 。援引牛津大学学者Osborne等关于“人工智能对未来职业的可替代率”的数据体系进行职业预测:教师的被替代率仅0.4%。但对于学情分析、教学管理等环节,降本增效明显。

教育品牌商和服务商应该分开看待

我们的研究发现:人工智能教育企业大体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自主技术研发的教育公司,一类是与技术公司合作的教育公司。

上一篇:中德高级别财金对话成果落实取得积极进展 下一篇:中国光大银行烟台龙口支行积极开展金融知识进万家宣传活动